欢迎访问:色和尚在线影院-色和尚影院色和尚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功留情

神功留情

‘苍龙山脉’龙崖崖顶。

  酷热的太阳俯照下火热的万丈光芒,频频的山风带来大量的清凉苏爽,一热一冷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就象是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复杂多变。

  十多年的日晒雨淋,崖顶上一片杂乱无章的自然景象,当年‘苍龙大战’遗迹早已荡然无存。也不知道是谁立得一块孤零零的小石碑,上面刻着几个模糊难认的字迹,‘武林盟灭魔门于此’,那斑驳的身影只能见证岁月的变迁。

  司徒七看了看崖下翻腾弥漫的云雾,喟然一叹:“唉!权势名利,善恶恩仇,十数年匆匆而过,如过眼云烟、梦幻泡影,到头来转眼成空,只留下一捧黄土。”

  默默站在崖顶。

  ……

  “王兄弟,怎变得如此消沉,当年的意气风发怎就丝毫不见呢!”近在咫尺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司徒七心中惊吓,来人既然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侵入到他身体如此近的距离,如果是有恶意的话他早就完蛋了。轻功其实是他所长,如此无声无息可见来人的轻功定然在他之上,而且功力奇高,可以把气息隐藏的这么好。最使他震动的是他竟然称呼自己‘王兄弟’,这可是十多年没有听过了。

  司徒七蓦地转过身来,眼前是一个熟悉的人,那熟悉的身影挺拔如山,熟悉的面貌英俊依旧,还有那熟悉的眼睛更加的深邃难明。心中惊喜激动忍不住就要跪下行礼,但随即心中一惊,充满戒心的说道:“你是谁?”

  那人似乎非常满意司徒七的举动,笑着说道:“王兄弟一别十数年,当年的小心谨慎还是依旧不变,很好很好。怪不得易容之术如此炉火纯青,连司徒明那小子也被骗了这么多年,不愧是我魔门‘幻神’之名。王二护法,这些年好吗?”

  司徒七心中大惊,来人对他如此了解,看来来着不善。虽然来人非常像‘他’,当心中始终不信,可‘他’明明已经死去十多年了,现在恐怕连尸骨都找不到了。不过来人的易容术高明无比,连自己这个老手都看不出丝毫破绽。司徒七运起全身功力戒备,冷冷的说道:“你到底是谁?”

  “其实你已经认出我来了,何必不相信呢!”来人仰天一叹,喃喃自语,“其实的我应该早就死了吧!”

  司徒七看看了周围的地形,如果时机不对马上遁走,因为他清楚来人武功在他之上。

  来人看了看他紧张的模样,笑了笑,“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能逃过当年那场大战了,审时度势,很好很好!”又叹了口气,黯然说道:“不知道我魔门子弟又有多少人逃出来了呢?”

  司徒七心中狐疑凛然,来人一举一动莫不与‘他’一模一样,不但是形似而且神似,如此易容伪装之术让他自愧不如。

  “你不相信我,应该相信它吧!”来人从身后拿出把黑漆漆的刀,抛插在地上。

  “魔刀!?”司徒七大惊。那把刀样式古朴,浑身散发着肃杀的强大魔气,让他有俯首称臣的冲动。他当然不会怀疑那把刀是货真价实的,魔门历代魔主的象征——魔刀。

  司徒七很快从惊异中平静下来,腰背一挺,一股高手的气势从他身上产生,使他整个人看起来仿佛年轻了好几岁,那缕长须显得突兀完全不相配。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冷冷的说道:“不管你是谁,这是我们魔门的东西,无论如何你都要交出来!”

  “好!这才是以前的那个‘幻神’嘛!”来人赞叹道,不过又低头沉思起来。

  一会儿抬起头来哈哈笑道:“哈哈!我知道你是为什么会始终怀疑我了。我现在的面貌还是十多年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改变,怪不得你会怀疑了。既然如此,我让你看看我现在的面貌!”

  司徒七静静的看着来人面目肌肉慢慢蠕动起来,全身发出了一阵噼哩啪啦骨头响声,心中吓异,面前的青年瞬间变成了一个他刚刚见过的少年,看清后不禁失声惊呼:“是你!”

  “七伯果真不凡,因我的一个小小疏忽竟然就没有把你骗倒了!”面前的少年笑着说道。这个少年正是司徒星。

  “二少爷,怎么会是你?你真的是司徒星吗?!还是……”司徒七心中惊异可不是用言语来形容的。一直提起的功力也不知不觉中放了下来。

  “其实我可以说是司徒星,也可以说不是;而我也可以说是‘魔君’罗天凡,也可以说不是……”司徒星低头思考着怎么跟司徒七解释清楚。他当然不会怀疑司徒七对魔门的忠心,刚才就通过神念知道了他心中真正的想法;同时也知道他借着在司徒世家潜伏的这几年,秘密训练了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准备有机会东山再起重建魔门。

  ……

  当司徒七知道了面前这个少年的真正身份后,以他的老成仍不免张大了嘴,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天下离奇之事莫过如此。

  司徒星看着司徒七吃惊的样子,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怀疑我的身份,那我可以问你:门主,属下实再不敢当‘兄弟’之称,何况门主也知道属下比门主痴长着几岁,又为何会有‘兄弟’之称呢?”司徒星顿了顿,继续说出答案,“因为我知道王兄弟大号‘王七’,我可不想成为你的弟弟,‘王八’此名可不好听啦!所以只有委屈王兄弟了,哈哈!”

  司徒七听了这话,脸上满是激动,再无怀疑马上跪了颤声说道:“属下‘幻神’王七参见门主!”

  司徒七本来的名字就是叫王七,这在魔门之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且刚才司徒星所说的话,正是当初还是一个魔门小小弟子他,和门主罗天凡第一次见面时的对话,从此种下了两人深厚情谊。

  司徒星忙把王七扶了起来,说道:“自家兄弟何必多礼。我们能够相见也是缘分吧!想我魔门当初的两大使者,四大护法如今估计就只剩下你我兄弟两人了吧!唉!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听‘书仙’使者之言,也就不会……”

  “唉!”王七想到当初的兄弟,心中也是悲伤。魔门鼎盛之时,两大使者‘书仙’、‘兵妖’,四大护法‘血魔’、‘幻神’、‘煞鬼’、‘墨灵’,无一不是有情有意,武功高强之人,如今却已不知何在了。

  王七接着说道:“门主,我用多想了。现在我已经训练了一批人,我打算……”

  司徒星打断他的话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想法,但我心中有一个计划。”

  ……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七已经离开了。

  司徒星独自一人伫立在龙崖上,任凭日晒风吹,神念无限制的扩大,天地一切仿佛尽在掌握。巍峨的苍龙山脉在他的脚下,仿佛成为了坐骑,载着他翱翔于天地之间。

  “玄宇,好本事!”司徒星把起了魔刀,感觉到从刀中传来的得意之情,微微一笑。只见刀上亮起耀眼的蓝色光芒,瞬间不见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司徒星手一挥,飞掠远去。

  一阵风吹过,龙崖上的那块石碑化为飞灰随风而去,再也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屋里灯光莹莹,窗外夏虫嘤嘤。

  司徒星手中拿着那本《烈阳指》一张一张的翻看,一会儿功夫就从头到尾浏览了一遍,把秘籍合上丢在木桌上,嘴角露出轻蔑、得意的笑意。

  虽然《烈阳指》是司徒世家的独门武学,但在现在司徒星的眼中可也算不上什么。其实,《烈阳指》中只是记述如何把真气从丹田运至檀中后转到肩臂诸穴,然后就开始分为各个具体的手臂经脉路线,直至从手中指头点射出。有由清冷渊而至肘窝中的天井,而后通过四读、山阳络、会宗、外关、阳池、中诸、液门,到无名指的关冲穴;或由腋下的极泉穴上三寸至青灵穴,至肘内的少海穴,经灵道、通里、神门、少府诸穴,到达小指的少冲穴……等等,基本上手中十指都有一条特定的经脉运行之法,很是详尽。但是如果没有修炼司徒世家的内功心法《日炎真劲》,手臂中的这么多穴道也不是那么好串行起来的,如强行为之,只会走火入魔使手臂经脉俱毁,瘫痪无疑。

  ‘怪不得司徒明放心让王兄弟把这本秘籍带来。’司徒星暗暗冷笑。他吹熄了油灯,然后随手右手食指轻轻点出;只听见“哧!”的一声,五米开外的窗檐上出现了一个小洞,一缕月光顽皮的从中钻进了屋内。

  司徒星点了点头,这本秘籍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凭着他被‘玄宇’改造的经脉,根本不用记下那么复杂的运行路线,只要凭着心意就可以同时从十指中发出指劲。这在司徒世家的历史中还是第一人,以前最厉害的老祖宗也只是修炼好了八指,现在据他的记忆司徒明应该修炼成了四指。当然如果不是他身上旺盛的亢阳之气,只是凭着他幼年时修炼的一点点日炎真劲还有那少少的仙霞七彩真气,肯定不会达到刚才那样的效果。

  躺在床上,司徒星突然感到有点寂寞,想起就是在这张床上,师娘叶芸所展现的绮丽云雨风情,心中就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冲动。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正在这时响起。

  “不会这么巧吧!”司徒星暗暗嘀咕,随声应道:“是谁?!”

  “是我。”轻轻柔柔的女子声音。门外的人显然不想说得太大声,引起别人的注意。

  司徒星微一思忖,说道:“夜已晚,我们男女有别,有事还是……”他已经认出了屋外女子的声音。

  屋外一阵沉默。“师兄,快开门,我知道你还没有睡!”可以感觉到女子的坚持,还带着娇蛮的怒气,但声音还是压得很低。

  司徒星嘴角向上牵动了一下,然后点燃了油灯,装作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的女子轻装便衣,一头青丝没有束扎,轻柔的披散到背臀上,头微微低垂着,尽显慵懒、怜静。看得司徒星呆了呆,正是司徒星的师妹武舞虹。

  “不知师姐这么夜找小弟有何要事?”司徒星扶着木门说道。

  武舞虹抬起头来,看了他幽怨的一眼,不答,抿着嘴唇从司徒星身边挤了进去,径自坐到木桌旁。

  司徒星无奈,只有关上木门在武舞虹身边坐下。看见她呆呆的坐着,两眼无神不发一言,只有继续问道:“不知道师姐有什么事呢?”

  “……”武舞虹不答。

  “师姐,不知是何事?……师姐,师姐?……”司徒星注意到武舞虹微低的脸上越来越变得苍白。

  “不要!不要再叫我师姐!”武舞虹突然抬起头来,大声尖叫起来。

  司徒星吓了一跳,随即故作疑惑的说道:“咦,不是师……你要我这么叫的么?”

  武舞虹脸上神情变幻不定,最后带着点幽怨哀求道:“师兄,你,你再叫我师妹好不好?”说着说着,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随即眼泪一颗一颗的滚下来,泪眼婆娑得看着司徒星。

  司徒星也估不到武舞虹会有如此反应,忙说道:“是,是。师……师妹说叫什么就叫什么。”接着又说道,“拜托师妹,你不要再哭了。你刚才大叫了一声,如果师傅师娘看见了你在我房中这个样子,一定以为我在欺负你,我可是有十张嘴也辨说不清了。”心中却在自嘲自己,‘没有想到我现在竟然会去哄骗小女孩,还把人家搞哭了。’“扑哧!”一声,虽然武舞虹心中哀怨,不过小女孩心态,看见司徒星手足无措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娇声说道:“本来就是你欺负我吗!竟然那样对我。”

  司徒星疑惑的说道:“我怎么对你了?你可是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的,对你还不好吗?”

  武舞虹静了下来,双目柔情绵绵的看着司徒星,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是!

  师兄对我可是最好了,是师妹不对,是师妹不好,常常欺负师兄。”眼神越来越变得迷离,好像陷入了美梦般的回忆中,梦呓道:“我从小就是一个人,没有一个玩伴朋友,直到八岁那年。爹爹要收一个徒弟,是一个大我一岁的小哥哥,我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有人陪我玩了。师兄对我真的很好,带着我摘小蘑菇采小花,还教我设陷阱捉小动物,用小弓射小鸟,用网子捕鱼抓虾,还给我讲好多好多的美丽故事……

  那天,我想要星星,师兄抓了很多萤火虫,当它们在我身边一闪一闪,漫漫的飞舞时,我真的好开心,好高兴。我没有告诉师兄,我偷偷捉了一颗星星留在身边,它就是我的‘星哥哥’,我只要他一个就好了,不会再要别的了。可是,第二天,萤火虫死了,它离开我了。师兄也会离开我吗?我很怕很怕!如果我比他大,如果我是他师姐,他就要听我的话了,就可以命令他永远不要离开我了。

  师兄不知道怎的功夫并不好,但他依然在我的心中是世上最聪明的人;我一定要练好武功,我要成为他的师姐,我要保护他不被人欺负,督促他练好武功,把他永远拴在我的身边……”

  司徒星一边听,一边心中苦笑。‘女人心海底针’,小女孩的心更是捉摸不清,她们的思维好像与众不同。不过,心中也为她对司徒星的情意所感动,原本对她有些反感的情绪瞬间消失了,不禁思考如此对待这个少女对是不对?

  武舞虹继续沉浸在回忆中:“我拿那些江湖上的年轻高手与师兄比较,只是为了师兄能努力练功,我并不是想伤害他,是真的!我现在才知道师兄身体有病,练不好内功,真的是现在才知道,不然我也不会那样对他了;我一定会照顾他,让他不会受到一点点的伤害的。

  那天,师兄为了救我被怪蛇咬了,我真的不想离开他。只是,只是我很怕蛇,更怕师兄那个样子,如果不快些找爹爹救治的话,我真的怕师兄会离开我……当我们赶到那里时,师兄已经不见了,我好怕!天地好像全部都塌下来了,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那几天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师兄没有事的,一定没有事的!我要赶快找到他!我要告诉他,我要当他的师妹,要当他的新娘,一辈子跟着他,要永远听他的话,不再任性了。

  我向老天爷祈求,如果师兄能再出现在我面前,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是真的!

  ”

  武舞虹说着说着,眼中露出惊惧、伤心的神色,显是想起了当时自己的彷徨无助,眼泪又流了满脸。摇摇头,抽抽鼻,继续说道:“师兄没有事,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可是师兄不同了,他变了很多,他对待我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再也不会疼爱我了。我知道师兄是在生我的气,他怪我弃他不顾,可是我真的不是这样,真的不是的!”

  武舞虹哀怨得看着司徒星,祈求道:“师兄,你原谅我好不好,师妹以后听你的话!求求你不要那样对我,我一想到你那个样子,我就好怕,好怕!我……我……哇!”武舞虹终于大声哭出来,扑到司徒星怀中,紧紧的抱着他腰,再也不愿意放开。

  司徒星轻轻的拍着武舞虹的香肩,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武舞虹还是一个小女孩,自己频用心机来对待她,先前还可以说是为了司徒星小小的报复一下,现在根本可以说是毫无理由了,心中头一次对附在司徒星的身体上感到后悔了。自己的心不知道是太软,还是太多情了;对余若兰如此,对武舞虹也是如此,现在还开始对叶芸都有点愧疚起来。不行!不行!我还要报仇。可是要报仇就应该如此对待这些女子吗?

  心中也迷茫了。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完全适应司徒星这个身份,心态还是那么的苍老,心中还是有太多的桎梏。‘随心所欲’几时把师父的话忘记了。

  身上魔气一涌,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不管如何,这些我喜欢和喜欢我的美丽女子,我都要把她们留在身边,好好的爱护。如果前世我是个痴情汉,那么今世就让我做个多情种吧!男人大丈夫,何必放不开自己单恋一枝花,享受到世间女子不同的奇情美态也是一件赏心悦事。沉浸在往事的仇恨中,可也太对不起今生自己了!

  心锁已开,司徒星顿时感觉到轻松起来,当心底最深处的那道伤痕还是依然存在,也许她们的柔情可以抚平吧!

  司徒星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师妹不要哭了!是师兄不对,师兄不该这么小气的,以后一定对师妹好好的,听师妹的话。”

  “真的吗?”武舞虹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眼中闪着欣喜和柔情。看见司徒星肯定的点点头,随即不好意思的说道:“应该是虹儿听星哥哥的话!”

  “是的,是的。”司徒星接着说道,“虹儿听她星哥哥的话,星哥哥要虹儿一辈子保护他这武功低微的小子!永远不离开。”

  “骗人家!”武舞虹嘟起小嘴娇嗔道,“师兄现在的武功肯定比虹儿高多了。”

  看见司徒星满脸的疑问,得意道:“你还想瞒着我,今儿个我跟着你跑出去,可是怎么也没有追上;刚才也感觉到师兄身体中真气了。”

  司徒星看着怀中师妹得意洋洋的娇态,在灯光照射下依然留有泪痕的俏脸,展露出开心的幸福笑容,不禁对着她翘起的柔唇吻下去。

  武舞虹全身突然僵住了,双目瞪大,一阵幸福的昏眩感袭上脑部。等她回过神来时,自己的小嘴已经被师兄攻破,师兄的大舌头正在自己的口中肆意的扫荡着。不禁紧紧抱紧师兄的颈项,丁香小舌笨拙努力的反应着,让自己迷失在师兄的情挑中……

  “这种感觉竟然是如此美丽!”这是武舞虹心中最后的意识,接下来是惊涛骇浪的风雨一波接一波的掩盖了下来。

  树叶绿黄变换,小草枯荣交替,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年。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江湖淫浪女 下一篇:红尘欢会皆缘法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